k莫太甜无法自拔

五百里

“火车再度开动 我趴下来 把耳朵附在床垫上 可以感觉火车的轮子碾过铁轨 大地一寸一寸地震动 这五百里路 慧能曾经一步一步走过 我的父亲母亲 曾经一寸一寸走过 时光 是停留不停留 记忆 是长的是短的 一条河里的水 是新的旧的 每一片繁花似锦 轮回过几次
夜虽然黑 山峦的形状却异样的笃定而清晰 星星般的灯火在无言的树丛里闪烁 蓦然有白雾似的光流泻过来 那是另外一列夜行火车 由北往南驶来 和我们在沉沉的夜色里擦身而过
母亲坐在我对面 忽隐忽现的光 落在她苍茫的脸上”

评论